拈金

拈金

卖花声·愁拈断钗金

返回>来源:未知   发布时间:2019-07-19 00:40    关注度:

  愁捻断钗金。远信沈沈。秦筝调怨不成音。郎马不知何处也,楼外春深。

  美梦已难寻。夜夜余衾。目穷千里正悲伤。记适当初郎去路,绿树阴阴。

  康与之字伯可,号顺庵,洛阳人,居滑州(今河南滑县)。生平未详。陶安世序其词,引与之自言:“昔在洛下,受经传于晁四丈以道,受书法于陈二丈叔易。”建炎初,高宗驻扬州,与之上《中兴十策》,名振一时。秦桧当国,附桧求进,为桧门下十客之一,监尚书六部分,专应制为歌词。绍兴十七年(1147),擢军火监,出为福建安抚司主管机宜文字。桧死,除名编管钦州。二十八年,移雷州,再移新州牢城,卒。

  同类诗词保举

  郑伯克段于鄢

  先秦:左丘明

  初,郑武公娶于申,曰武姜,生庄公及共叔段。庄公寤生,惊姜氏,故名曰寤生,遂恶之。爱共叔段,欲立之。亟请于武公,公弗许。

  及庄公即位,为之请制。公曰:“制,岩邑也,虢叔死焉。佗邑唯命。”请京,使居之,谓之京城大叔。祭仲曰:“国都过百雉,国之害也。先王之制:大都不外参国之一,中五之一,小九之一。今京不度,非制也,君将不胜。”公曰:“姜氏欲之,焉辟害?”对曰:“姜氏何厌之有!不如早为之所,无使滋蔓,蔓难图也。蔓草犹不成除,况君之宠弟乎!”公曰:“多行不义,必自毙,子姑待之。”

  既而大叔命西鄙北鄙贰于己。令郎吕曰:“国不胜贰,君将若之何?欲与大叔,臣请事之;若弗与,则请除之。无生民气。”公曰:“无庸,将自及。”大叔又收贰认为己邑,至于廪延。子封曰:“可矣,厚将得众。”公曰:“不义,不暱,厚将崩。”

  大叔完聚,缮甲兵,具卒乘,将袭郑。夫人将启之。公闻其期,曰:“可矣!”命子封帅车二百乘以伐京。京叛大叔段,段入于鄢,公伐诸鄢。蒲月辛丑,大叔出奔共。

  书曰:“郑伯克段于鄢。”段不弟,故不言弟;如二君,故曰克;称郑伯,讥失教也;谓之郑志。不言出奔,难之也。

  遂寘姜氏于城颍,而誓之曰:“不及鬼域,无相见也。”既而悔之。颍考叔为颍谷封人,闻之,有献于公,公赐之食,食舍肉。公问之,对曰:“小人有母,皆尝小人之食矣,未尝君之羹,请以遗之。”公曰:“尔有母遗,繄我独无!”颍考叔曰:“敢问何谓也?”公语之故,且告之悔。对曰:“君何患焉?若阙地及泉,隧而相见,其谁曰否则?”公从之。公入而赋:“大隧之中,其乐也融融!”姜出而赋:“大隧之外,其乐也洩洩。”遂为母子如初。

  君子曰:“颍考叔,纯孝也,爱其母,施及庄公。《诗》曰:‘孝子不匮,永锡尔类。’其是之谓乎!”

  初,郑武公娶于申,曰武姜,生庄公及共叔段。庄公寤生,惊姜氏,故名曰寤生,遂恶之。爱共叔段,欲立之。亟请于武公,公弗许。

  及庄公即位,为之请制。公曰:“制,岩邑也,虢叔死焉。佗邑唯命。”请京,使居之,谓之京城大叔。祭仲曰:“国都过百雉,国之害也。先王之制:大都不外参国之一,中五之一,小九之一。今京不度,非制也,君将不胜。”公曰:“姜氏欲之,焉辟害?”对曰:“姜氏何厌之有!不如早为之所,无使滋蔓,蔓难图也。蔓草犹不成除,况君之宠弟乎!”公曰:“多行不义,必自毙,子姑待之。”

  既而大叔命西鄙北鄙贰于己。令郎吕曰:“国不胜贰,君将若之何?欲与大叔,臣请事之;若弗与,则请除之。无生民气。”公曰:“无庸,将自及。”大叔又收贰认为己邑,至于廪延。子封曰:“可矣,厚将得众。”公曰:“不义,不暱,厚将崩。”

  大叔完聚,缮甲兵,具卒乘,将袭郑。夫人将启之。公闻其期,曰:“可矣!”命子封帅车二百乘以伐京。京叛大叔段,段入于鄢,公伐诸鄢。蒲月辛丑,大叔出奔共。

  书曰:“郑伯克段于鄢。”段不弟,故不言弟;如二君,故曰克;称郑伯,讥失教也;谓之郑志。不言出奔,难之也。

  遂寘姜氏于城颍,而誓之曰:“不及鬼域,无相见也。”既而悔之。颍考叔为颍谷封人,闻之,有献于公,公赐之食,食舍肉。公问之,对曰:“小人有母,皆尝小人之食矣,未尝君之羹,请以遗之。”公曰:“尔有母遗,繄我独无!”颍考叔曰:“敢问何谓也?”公语之故,且告之悔。对曰:“君何患焉?若阙地及泉,隧而相见,其谁曰否则?”公从之。公入而赋:“大隧之中,其乐也融融!”姜出而赋:“大隧之外,其乐也洩洩。”遂为母子如初。

  君子曰:“颍考叔,纯孝也,爱其母,施及庄公。《诗》曰:‘孝子不匮,永锡尔类。’其是之谓乎!”

  加载中...

  先秦:佚名

  葛之覃兮,施于中谷,维叶萋萋。黄鸟于飞,集于灌木,其鸣喈喈。

  葛之覃兮,施于中谷,维叶莫莫。是刈是濩,为絺为綌,服之无斁。

  言告师氏,言告言归。薄污我私,薄浣我衣。害浣害否?归宁父母。

  葛之覃兮,施于中谷,维叶莫莫。是刈是濩,为絺为綌,服之无斁。

  言告师氏,言告言归。薄污我私,薄浣我衣。害浣害否?归宁父母。

  加载中...

  先秦:佚名

  关关雎鸠,在河之洲。窈窕淑女,君子好逑。

  参差荇菜,摆布流之。窈窕淑女,寤寐求之。

  梦寐以求,寤寐思服。悠哉悠哉,辗转反侧。

  参差荇菜,摆布采之。窈窕淑女,琴瑟友之。

  参差荇菜,摆布芼之。窈窕淑女,钟鼓乐之。

  参差荇菜,摆布流之。窈窕淑女,寤寐求之。

  梦寐以求,寤寐思服。悠哉悠哉,辗转反侧。

  参差荇菜,摆布采之。窈窕淑女,琴瑟友之。

  参差荇菜,摆布芼之。窈窕淑女,钟鼓乐之。

  古诗三百首

  加载中...

  关于诗词汇

  Copyright © 2018重庆卓米科技无限公司

  渝ICP备16011929号-5

  渝公网安备668号

  合作伙伴:

  青青文学城

  微信公家号

http://primaldawn.com/nj/246/
上一篇:要认清金融市场的现实和本质需要辛勤地研 下一篇:【笑拈金靥】 - 吴江诗词网

报名参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