卧鱼

卧鱼

魏晋时期大臣)

返回>来源:未知   发布时间:2019-07-04 06:52    关注度:

  断根汗青记实

  声明:百科词条人人可编纂,词条建立和点窜均免费,毫不具有官方及代办署理商付费代编,请勿上当被骗。详情

  汗青上的今天

  百科冷学问

  秒懂星讲堂

  秒懂大师说

  秒懂看瓦特

  秒懂五千年

  秒懂全视界

  数字博物馆

  是一个多义词,请鄙人列义项上选择浏览(共21个义项)

  魏晋期间大臣

  ▪湖南泰格林纸集团无限义务公司总司理

  ▪安庆市委政策研究室调研二科科长

  ▪沈阳师范大学文学院传授、硕士生导师

  ▪四川省邛崃市油榨乡党委书记、人大主席

  ▪心内科副主任

  ▪玉溪市人大常委会农业工作委员会原副主任

  ▪黄冈市黄州区委常委

  ▪南明忠国公

  ▪贵州省六枝特区岩脚镇人大主席团主席

  ▪江苏省测绘局副局长、局党构成员

  ▪琅琊区政协特地委员会主任

  ▪琅琊王氏后裔(吉林双辽籍)

  ▪中国科技大学艺术教研室主任

  ▪云南省工业和消息化厅原副厅长

  ▪西安弘远西医皮肤病病院门诊医师

  ▪台儿庄古城旅游集团无限公司副总司理

  ▪新浪微博党委书记、公共事务部总司理

  ▪镇江市伯先中学教师

  ▪河北地质大学资本学院教导员、院团总支书记

  ▪刘克庄诗作

  查看我的珍藏

  (魏晋期间大臣)

  王祥(184年,一作180年-268年4月30日

  王祥于东汉隐居二十年,在曹魏,先后任县令大司农司空太尉等职,册封睢陵侯。西晋成立,拜太保,进封。泰始四年(268年)归天,年八十五(

  一作八十九

  ),谥号“元”。

  王祥侍奉后母极孝,为二十四孝之一“卧冰求鲤”的仆人翁,有“孝圣”之称。

  9650814

  汉末三国→西晋

  184年,一作180年

  268年4月30日

  《训子孙遗令》

  管理徐州,使州界平静,政化大行;古代二十四孝之一

  大司农太尉太保

  卧冰求鲤、吕虔佩刀

  门无杂吊之宾

  王祥为西汉的儿女,其祖父王仁官至青州刺史。王祥的父亲王融被公府屡次征召,但都未应召。

  王祥脾气很是孝敬。他的生母薛氏早逝,继母朱氏对他并欠好,多次在王祥父亲面前说王祥的坏话,所以王祥的父亲也不喜好他,常让他扫除牛圈,但王祥却愈加恭谨。父母有病时日夜伺候,不脱衣睡觉,汤药必本人先尝。王祥家有棵红沙果树结了果实,母亲令王祥守护,每逢有大风雨,王祥老是抱住树啜泣。他的孝心就是如斯专诚而纯正。

  东汉末年,全国大乱,王祥搀扶着朱氏带着弟弟王览到庐江避乱,隐居二十多年,不受州郡的征召。朱氏归天时,王祥因为过度哀思而致病,要扶住手杖才能起身。

  延康元年(220年),泰山太守吕虔出任徐州刺史。不久后便召王祥任州别驾,他坚定辞让不到任,经王览挽劝,并为他预备了牛车,王祥这才应召。王祥到任后,吕虔就把州政都委托给他。其时盗寇四周横行,王祥率领并激励士兵,伐罪盗寇,将其逐个击破,州内因此平静无事,政令教化也奉行无阻。其时苍生编歌唱道:“海沂之康,实赖王祥。邦国不空,别驾之功。”

  [7-8]

  王祥游戏抽象

  后被举为秀才,任温县令,经多次升迁后,任大司农。

  正元元年(254年),崇高乡公曹髦即位,王祥因参与定策有功,被封为关内侯。又拜光禄勋,转任司隶校尉。

  正元二年(255年),王祥因随司马昭伐罪毌丘俭,而添加食邑四百户。

  甘露元年(256年),朝廷录用尚书仆射卢毓为司空,卢毓辞让给骠骑将军王昶、光禄医生王观与王祥。

  此后,王祥迁任太常,册封万岁亭侯。曹髦到太学放哨时,录用王祥为三老。王祥以师长的身份面向南坐,凭着几案,扶动手杖。曹髦面向北坐,向王祥扣问治国之道,王祥陈述明王圣帝君臣施政化民的方法,来训导曹髦,在座旁听的人也都遭到激励。

  甘露五年(260年),曹髦不满司马氏控制大权而率僮仆数百人伐罪司马昭,遭成济杀戮,朝臣为之悼念,王祥高声号哭说:“这是老臣的罪恶啊!”涕泗横流,世人都感应惭愧。不久,迁任司空。

  咸熙元年(264年)三月,王祥升任太尉,加职侍中。同年,朝廷实行五等爵制,封王祥为睢陵侯,食邑一千六百户。

  同年,司马昭受封晋王,王祥与荀顗一路去会见他。荀顗对王祥说:“相王(

  )地位卑贱,何侯(

  )曾经向他行过大礼,今日我们前往该当下拜。”王祥回覆说:“相国确实很卑贱,然而仍是魏的宰相。我们是魏的三公,公与王相差不外一个品级,上朝时的班列也是不异的,哪有皇帝的三公动辄去拜人的事理?如许会损害魏的威望,也有损晋王的道德,君子爱护一小我应按礼行事,我不会去拜他。”等见到司马昭时,荀顗当即下拜,而王祥只是长揖。司马昭说:“今日才晓得您是何等垂青我啊!”

  泰始元年(265年)十一月,晋武帝,成立西晋

  王祥半身像

  ,拜王祥为太保,进封睢陵公,府中答应设置七官。司马炎方才即位,虚心收罗婉言。王祥与何曾、郑冲等有德望的老臣,但愿再朝见,武帝派侍中任恺向四人扣问朝政得失及急需处理的施政教化问题。王祥由于大哥疲倦,多次请求退位,司马炎不许。

  认为王祥久病,不克不及按时朝会尽臣礼,请求免除他的职务。司马炎下诏说:“太保德性高贵,是朕赖以兴隆政教的元老。前后多次逊让,朕没有承诺他的要求,这件事相关部分不得谈论。”便把侯史光的奏书压下来不作回答。

  王祥坚定要求去官回家园,武帝才下诏同意以睢陵公的身份退位,地位和太保、太傅一样,在三司之上,俸禄赏给以以前一样。

  泰始四年(268年),王祥病重,写遗言训诫后辈说:“有生就有死,这是天然之理,我曾经八十五岁了,死而无恨。不留遗言,让你们无所遵照。我生在季世,被朝廷选用。担任过很多分歧的职务,却没有护卫辅佐的功绩,身后无以酬报。在我断气后只洗手足,不必洗澡,不要以布帛缠身,按照季候,穿日常平凡洗过的旧衣服。陛下所赐的山玄玉佩、卫氏玉玦绶笥等,都不要带入坟墓。西芒山土质本来坚硬,不必用砖石砌,不要起坟垄。泉台挖二丈深,椁只容棺即可。墓中不开前堂,不放几案,不置书箱镜奁之类的器具,棺材前能够放张坐具就行了。干饭肉干儿各一盘,薄酒一杯,迟早做祭祀用。家中大人小孩不必送丧,一周年两周年的祭日,可用牛猪各一。不要违背我的志愿!高柴泣血三年,孔子认为是愚笨行为;闵子骞脱掉丧服出见客人,抚琴暗示哀痛,孔子认为是孝。所以过度啜泣忧伤,会给本人带来损害,饮食也要本人节制,适宜为度。言行经得起审查,这是信的最高要求;美则归人,过则责己,这是德的最高尺度;立名显亲,是最大的孝;兄弟和顺,宗族喜乐,是最好的悌;看待财贿的立场起首是让,这五条是立品之本。颜子所认为夫子之命,缘由也是这些。有些人是没有当真想问题,值得效法的楷模并不少。”他的儿子都奉行了王祥的遗言。

  同年四月初二(4月30日),王祥归天。司马炎下诏,赐棺椁一副、朝服一套、衣服一套、钱三十万、布帛各百匹。

  [22-23]

  泰始五年(269年),司马炎下诏,追赐王祥谥号为“元”。

  时人歌之曰:海沂之康,实赖王祥;邦国不空,别

  司马炎:太保元老高行,朕所毗倚以隆政道者也。

  王戎:①太保可谓清达矣!②祥在正始,不在能言之流。及与之言,理致清远,将非以德掩其言乎!

  王导:太保、安丰侯以孝闻全国,不得辞司隶。

  孙盛晋阳秋》:祥少有美德性。

  房玄龄等《晋书》:①孝为德本,王祥所以当仁。②郑冲含素,王祥迟暮。百行斯融,双飞天路。

  柳宗元:故友仍同里,常僚每合堂。渊龙过许劭,冰鲤吊王祥。

  刘克庄:礼律通称母,宁分继与亲。乃知履霜子,绝似卧冰人。

  陈普:君王宫裹望安舒,何啻慈亲念鲤鱼。体认卧冰真意义,忍当作济犯銮舆。倒载猴子即巨源,清谈安石幼舆孙。晋家祸乱深如海,半出咸熙太尉门。

  徐钧:卧冰得鲤供亲养,至孝诚能上格天。每信天人常吻合,应知容谷响声传。

  胡三省:王祥所以可尚者,孝于后母与不拜晋王耳,君子犹谓其任人柱石而倾人栋梁也。理致清远,言乎,德乎?

  杨维桢:王孝子,魏三公。雀入幕,鲤入冰。孝子可移臣子忠,而况三老北面皇帝尊辟雍。何司徒,荀仆射,九锡王前相率拜。孝子龙钟亦长揖,爵级同升在三太。三太何足尊,不若犍为李孝孙。

  王祥半身像

  《二十四孝》:继母人世有,王祥全国无。至今河水上,一片卧冰模。

  王夫之:司马昭进爵为王,荀顗欲相率而拜,王祥曰:“王、公相去一阶尔,安有皇帝三公可拜人者?”骤闻其言,未有不认为岳立屹屹,可认为社稷臣者。冯道之劳郭威曰:“侍中此行不易。”亦犹是也。炎篡而祥为太保于晋,威篡而道为中书令于周,则其亢矫以立名,而取合于新主,粗略可知矣。昭谓祥曰:“今日然后知君见顾之深。”祥所逆揣而知其必然也。矜大臣之节,则太保之重担,终授之己也无疑。历数姓而终受瀛王之爵,道固远承衣盋于祥也。不惜于篡,而吝于一拜;不难于北面为臣,而难折节于未篡之先;全国后世不得以助逆之名相加,万一篡夺不成如桓玄,能够避责全身,免于佐命之讨,计亦狡矣。

  姜宸英:祥于晋、魏篡弑之际,唯唯无所短长,而靳此一拜,所谓不克不及三年之丧,而缌小功之察,欲自附于汲长孺耶?

  王鸣盛:祥庸贪小人,名仕魏室,实为晋臣,乃以不拜自重乎?史家盛夸其孝友名德,此史家妙于立言。范蔚宗传胡广,欧阳永叔传冯道,皆如斯矣。以不拜为高,与崇高乡公被弑而号泣为忠,正复一类。昭、炎佯敬之,明知如傀儡,相与为伪罢了。禄位之昌,名寿之高,子孙之蕃衍,古今少比。鄙夫例多福,无怪志于鄙夫者之多也!

  卢弼:观祥之所为忠,与其过后母之所为孝,终身都是假。晋朝优容之者,以其为无用之物耳。

  吕思勉两晋南北朝史》:此外晋初元老,如石苞、郑冲、王祥、荀顗、何曾、陈骞之徒,非乡原之徒,则苟合之士。此等人而能够托孤寄命哉?

  余嘉锡:胡氏(

  )之论王祥是矣,若其以祥之不拜司马昭为可尚,则犹不免徇世俗之论而未察也。考当时祥与何曾、荀顗并为三公,曾顗皆司马氏之私党,而祥特以虚名徇资历得。祥若同拜,将徒为昭所轻;长揖不平,则汲黯所谓‘上将军有揖客,反不重耶’之意也。故昭亦以祥为见待不薄,不怒而反喜。此正可见祥之为人,老于世故,亦何足贵!……魏晋之际,如王祥等辈,皆冯道之流,其不为人所笑骂者,亦幸而不遇欧阳氏为作佳传耳。

  唐长儒:王祥除掉孝行以外毫无事业可称,何曾、荀勖在汗青上更是奸妄之徒。

  《新编二十四孝图》:孝梯里中颂王祥,卧冰求鲤传四方。一片孝心感继母,王览效法敬兄长。

  《全晋文》有一篇《训子孙遗令》。

  王祥卧冰处

  王祥继母朱氏一次想吃鲜鱼,其时天寒冰冻,王祥脱下衣服,预备砸冰打鱼(

  一说卧在冰上

  ),突然冰块融化,跳出两条鲤鱼,王祥拿着鲤鱼归去贡献母亲。继母向王祥说很想吃烧黄雀,不久就无数十只黄雀飞进屋帐内,王祥得以给母亲吃。邻人都惊讶这是王祥的孝道打动上天。

  有一次,王祥在别的一张床上睡觉,他的后母朱氏暗自过去想杀戮他。刚好碰上王祥起床小解去了,只空砍得被子。不久,王祥回来后,晓得朱氏对这件事很沮丧,便跪在她面前请求处死本人。朱氏因而深受打动而悔过过来,从此像对亲生儿子那样对他。

  王祥的族孙王戎曾说:“太保在正始年间,不属于擅长清谈的那一类人。比及与他谈论起来,义理清爽深远。他不以能言见称,生怕是高尚的德性掩盖了他的善谈吧!”

  当初,吕虔有一把佩刀,工匠旁观,认为有此刀的人必然会登上三公之位。吕虔对王祥说:“我不是能够做三公的人,这刀对我说不定还无害。而您有公辅的度量,所以送给您。”王祥坚定辞让,吕虔强迫他才接管。王祥临终前,又把这把刀授给其弟王览,说:“你的儿女必然昌隆,足以配此刀。”公然,王览的儿女之中多贤才,在东晋期间尤为昌隆。

  王祥最小的两个儿子王烈、王芬在很小的时候就出名,受王祥喜爱。但二人也同时死去。二人临终时,王烈想要还葬家乡,王芬想要留葬洛阳。王祥流着泪说:“不忘家乡,是仁;不恋本土,是达。这仁与达,我的两个孩子都有啊。”

  门无杂吊之宾

  王祥归天时,奔丧的人不是朝廷贤臣,就是亲戚故吏,门前无其他亲人吊祭。他的族孙王戎感慨道:“太保(

  :薛氏,生母,高平人;朱氏,后母,庐江人。

  :王肇、王夏、王馥、王烈、王芬。

  :王根、王俊。

  琅邪临沂王氏

  王景风,嫁贾谧

  王惠风,嫁司马遹

  王氏,嫁裴遐

  王氏,嫁裴頠

  《晋书》称王戎

  关于王祥的寿命,一般有两种说法,一种是八十五,一种是八十九。余嘉锡在《世说新语笺疏》中指出“祥传载祥遗令曰:‘吾年八十有五,启手何恨。’ 又云:‘泰始五年,薨。’ 故钱氏(

  )本此计祥年寿。然裴松之注引王隐晋书曰:‘祥泰始四年年八十九,薨’与武帝纪书‘泰始四年夏四月戊戌,太保睢陵公王祥薨 ’合。”认为“本传遗令及卒,疑皆传写之误。”

  最初余嘉锡总结《晋书·王祥传》的“徐州刺史吕虔檄为别驾,祥年垂耳顺”及虞预《晋书》的“向六十,刺史吕虔檄为别驾总之”认为“若依王隐书计之,则祥当生于汉光和三年,至延康元年,年四十有一 ;即下至黄初七年魏文崩时,亦止四十七。与年垂耳顺之语不合。此盖臧荣绪误依虞预(作《晋书》),而唐史臣(房玄龄等)因之,未及考之王隐书也。”

  《晋书·卷三十三·传记第三》

  《三国志》、《资治通鉴》、《晋阳秋》等也有记录。

  罗贯中三国志通俗演义》

  蔡东藩两晋演义》

  2007年汗青剧《王祥卧鱼》:柳琴扮演王祥。

  解读词条背后的学问

  我们爱汗青

  《我们爱汗青》官方帐号

  阿谁卧冰求鲤的大孝子,面临篡权的司马氏是若何应对的

  2018-04-05

  10080

  《晋书》误作269年。按王元姬卒年及《晋书》校勘记,均作268年。

  《晋书·卷三十三·传记第三》:王祥,字休徵,琅邪临沂人。

  《谥法考》曰:能思辩众曰元;行义说民曰元;始开国都曰元;主义行德曰元。

  《晋书·卷三十三·传记第三》:汉谏议医生吉之后也。祖仁,青州刺史,父融,公府辟不就。

  《晋书·卷三十三·传记第三》:祥性至孝。早丧亲,继母朱氏不慈,数谮之,由是失爱于父。每使打扫牛下,祥愈恭谨。父母有疾,衣疑惑带,汤药必亲尝......有丹柰健壮,母命守之,每风雨,祥辄抱树而泣。其笃孝纯至如斯。

  《晋书·卷三十三·传记第三》:汉未遭乱,扶母携弟览避地庐江,隐居三(二)十余年,不该州郡之命。母终,居丧毁瘁,杖尔后起。

  《晋书·卷三十三·传记第三》:徐州刺史吕虔檄为别驾,祥年垂耳顺,固辞不受。览劝之,为具车牛,祥乃应召,虔委以州事。于时寇盗充溢,祥率励兵士,频讨破之。州界平静,政化大行。时人歌之曰:“海沂之康,实赖王祥。邦国不空,别驾之功。”

  《三国志·卷十八·魏书十八·二李臧文吕许典二庞阎传记》:文帝即王位,加裨将军,封益寿亭侯,迁徐州刺史,加威虏将军。请琅邪王祥为别驾,民事一以委之,世多其能任贤。

  《晋书·卷三十三·传记第三》:举秀才,除温令,累迁大司农。

  《晋书·卷三十三·传记第三》:崇高乡公即位,与定策功,封关内侯,拜光禄勋,转司隶校尉。

  《晋书·卷三十三·传记第三》:从讨毌丘俭,增邑四百户。

  《三国志·卷二十二·魏书二十二·桓二陈徐卫卢传第二十二》:迁为司空,固推骠骑将军王昶、光禄医生王观、司隶校尉王祥。

  《晋书·卷三十三·传记第三》:迁太常,封万岁亭侯。皇帝幸太学,命祥为三老。祥南面几杖,以师道自居。皇帝北面乞言,祥陈明王圣帝君臣政化之要以训之,闻者莫不砥砺。

  《晋书·卷三十三·传记第三》:及崇高乡公之弑也,朝臣举哀,祥号哭曰“老臣无状”,涕泪交换,众无愧色。顷之,拜司空。

  《晋书·卷三十三·传记第三》:转太尉,加侍中。五等建,封睢陵侯,邑一千六百户。

  《晋书·卷三十三·传记第三》:及武(文)帝为晋王,祥与荀顗往谒,顗谓祥曰:“相王尊重,何侯既已尽敬,今便当拜也。”祥曰:“相国诚为卑贱,然是魏之宰相。吾等魏之三公,公王相去,一阶罢了,班例大同,安有皇帝三司而辄拜人者!损魏朝之望,亏晋王之德,君子爱人以礼,吾不为也。”及入,顗遂拜,而祥独长揖。帝曰:“今日方知君见顾之重矣!”

  《晋书·卷三十三·传记第三》:武帝践阼,拜太保,进爵为公,加置七官之职。帝新爱命,虚己以求谠言。祥与何曾、郑冲等耆艾笃老,希复朝见,帝遣侍中任恺谘问得失,及政化所先。祥以大哥疲耄,累乞退位,帝不许。

  《晋书·卷三十三·传记第三》:御史中丞侯史光以祥久疾,阙朝会礼,请免祥官。诏曰:“太保元老高行,朕所毗倚以隆政道者也。前后逊让,不从所执,此非有司所得议也。”遂寝光奏。

  《晋书·卷三十三·传记第三》:祥固乞骸骨,诏听以睢陵公就第,位同保傅,在三司之右,禄赐如前。

  《晋书·卷三十三·传记第三》:诏曰:“古之致仕,不事贵爵。今虽以国公留居京邑,不宜复苦以朝请。其赐几杖,不朝,大事皆谘访之。赐安车驷马,第一区,钱百万,绢五百匹,床帐簟褥,以舍人六报酬睢陵公舍人,置官骑二十人。以令郎骑都尉肇为给事中,使常优游定省。又以太保高洁清素,家无宅宇,其权留本府,须所赐第成乃出。”

  《晋书·卷三十三·传记第三》:及疾笃,著遗令训子孙曰:“夫生之有死,天然之理。吾年八十有五,启手何恨。不有遗言,使尔无述。吾生值季末,登庸历试,无毗佐之勋,没无以报。断气但洗手足,不须洗澡,勿缠尸,皆浣故衣,随时所服。所赐山玄玉佩、卫氏玉玦、绶笥皆勿以敛。西芒上土自坚毅,勿用甓石,勿起坟陇。穿深二丈,椁取容棺。勿作前堂、布几筵、置书箱镜奁之具,棺前但可施床榻罢了。糒脯各一盘,玄酒一杯,为旦夕奠。家人大小不须送丧,大小祥乃设特牲。无违余命!高柴泣血三年,夫子谓之愚。闵子除丧出见。援琴切切而哀,仲尼谓之孝。故啜泣之哀,日月降杀,饮食之宜,自有轨制。夫言行可覆,信之至也;推美引过,德之至也;立名显亲,孝之至也;兄弟怡怡,宗族欣欣,悌之至也;临财莫过乎让:此五者,立品之本。颜子所认为命,未之思也,夫何远之有!”其子皆奉而行之。

  《晋书·卷三十三·传记第三》:泰始五(四)年薨,诏赐东园秘器,朝服一具,衣一袭,钱三十万,布帛百匹。

  《晋书·卷三·帝纪第三》:(泰始四年)夏四月戊戌,太保、睢陵公王祥薨。

  《晋书·卷三十三·传记第三》:时文明皇太后崩始逾月,其后诏曰:“为睢陵公发哀,事甚至今。虽每为之感伤,要未得特叙哀情。今便哭之。”

  《晋书·卷三十三·传记第三》:来岁,策谥曰元。

  .世界王氏网

  援用日期2013-12-09

  援用日期2013-11-21

  .汉典古籍

  援用日期2014-09-13

  .世说新语精读

  援用日期2014-03-31

  .汉典古籍

  援用日期2013-12-08

  援用日期2016-01-27

  .诗·陈普诗选

  援用日期2013-12-08

  .诗·徐钧诗选

  援用日期2013-12-08

  .国粹导航

  援用日期2014-04-01

  王祥半身像取自清顾沅辑,道光十年刻本《古圣贤像传略》。

  .国粹导航

  援用日期2014-06-06

  .《三国志集解》

  :中华书局

  ,1982年

  .两晋南北朝史

  :上海古籍出书社

  ,2005.11

  《魏晋南北朝史论拾遗·魏晋南北朝君父先后论》

  .汉典古籍

  援用日期2013-12-08

  《晋书·卷三十三·传记第三》:母常欲生鱼,时天寒冰冻,祥解衣将剖冰求之,冰忽自解,双鲤跃出,持之而归。母又思黄雀灸,复有黄雀数十飞入其幕,复以供母。乡里惊讶,认为孝感所致焉。

  《世说新语·德性第一》:祥尝在别床眠,母自往暗斫之。值祥私起,空斫得被。既还,知母憾之不已,因跪前请死,母于是感悟,爱之如己子。

  《世说新语·德性第一》:王戎云:“太保居在正始中,不在能言之流。及与之言,理中清远。将无以德掩其言!”

  《晋书·卷三十三·传记第三》:初,吕虔有佩刀,工相之,认为必登三公,可服此刀。虔谓祥曰:“苟非其人,刀或为害。卿有公辅之量,故以相与。”祥固辞,强之乃受。祥临薨,以刀授览,曰:“汝后必兴,足称此刀。”览后奕世多贤才,兴于江左矣。

  《晋书·卷三十三·传记第三》:烈、芬并幼出名,为祥所爱。二子亦同时而亡。将死,烈欲还葬旧土,芬欲留葬京邑。祥流涕曰:“不忘家乡,仁也;不恋本土,达也。惟仁与达,吾二子有焉。”

  《晋书·卷三十三·传记第三》:祥之薨,奔赴者非朝廷之贤,则亲亲故吏罢了,门无杂吊之宾。族孙戎叹曰:“太保可谓清达矣!”

  《世说新语笺疏·德性第一》注引《祥世家》:“祥父融,娶高平薛氏,生祥。后妻以庐江朱氏,生览。”

  援用日期2013-12-08

  词条标签:

  V百科往期回首

  浏览次数:

  编纂次数:93次汗青版本

  比来更新:

  (2018-10-14)

  凸起贡献榜

  门无杂吊之宾

  举报不良消息

  未通过词条申述

  赞扬侵权消息

  封禁查询与解封

  ©2019Baidu

  京ICP证030173号

http://primaldawn.com/wy/94/
上一篇:西游记中的角色) 下一篇:基本舞姿(17卧鱼)

报名参赛